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儿的心语

文字,让我的爱有了方向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《祖辈三代说》〔七〕  

2013-11-08 22:00:47|  分类: 父亲的文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八·〈孙辈说〉·〈人生识字糊涂始〉· 十岁发蒙读书,父亲带我到下屋泉口祠堂东厢房,拜见私塾老师许颐聪先生,六十多岁年纪,方头大脸,天生福相,人称“颐大猛子”。他比我祖父还大一辈,我叫他叔太公。父亲送给他一方端砚,一尊滴水观音,当时要算名贵文物。是父亲从荒货担手中兑换来的,解放初期,从官僚地主家中没收,分给贫农,当废品卖给荒货担,不值几何。只有文化人才看重这些古董。叔太公满口承认收我读书,不要钱,第二天父亲送我上学,总共才上十个学生,年龄都比我大,首先学识字,懵懵懂懂学了几天,不知所云。

    有一天老先生不在家,由他儿子许谦禄代课,许谦禄在村上当文书,瘦高个子,有肺结核病,浑名“谦禄猴子”,他首先在黑板上写字,分别给每个学生认字,不认得的字要打手板,用竹篾片抽打,打得学生的小手往回缩,痛得眼泪直流,不敢作声。最后写了七八个字教我认,我只认得一个“宜”字,其余一字不识,没有打我,也没作声。下课后全班同学围着我问:为什么不打我?我说:“我爸爸送了他爸爸观音菩萨”,几个同学似懂非懂地点点头。放学回家,我跟父亲说,我不想读书了,怕打手板,父亲也没有免强我,费尽心机送我上学,发蒙认得一个“宜”字就收场了。

    在家无所事事,看到神柜上贴的“财神菩萨”好奇,父亲说是刻板印刷的,自己找些大洋钉〔元钉〕捶扁打磨,再锯倒一棵小枫树刻板印菩萨,乐此不疲。后看到神龛里的祖母画像,父亲说是自己与一个叫李章林的人合画的,又感到新奇,想学画。父亲带我到金华冲太极塘,找到一个姓吴的老先生,他会画土地菩萨和人像,他告诉我画人像的基本要领,并作了示范。回家后,父亲给我买了纸笔文具,一应俱全,独立摸索作画。解放初期,父亲从荒货担手中兑换了很多字画、书藉、画谱,我也喜欢去乱翻。父亲后来教我习红蒙字,照着格子填写。…及至后来长大,我为周围四邻乡里画了一百多幅画像,虽属粗造,只强调毕真。大多数为长辈遗像,有人笑我“画一个死一个”,其实是误传。

    一年之后,泉口祠堂开办新学,解放初期,师资不足,教学水平低,学制不健全,没有一二册,只有第三册,第一课是“东方红,太阳升…”,我读得很顺口,开始有了读书的愿望,但到第二课就不认识了,感到畏难。恰逢母亲当年生病,我也跟着停学了,一切跟随母亲转。直到第二年开春,学校调来了四五个老师,师资齐备,教学规范,父亲再送我到学校读书,我也开始走上正轨,读书有了兴趣。常常晚上“做梦上课读书”,第二天上课默写答题,跟梦中情景一模一样,丝毫不差,更来了兴趣。班主任张绍棠老师特别关照我,应该说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贵人。他的教学讲解,我一听就懂,夏天带我到他床上睡午觉,其他同学睡桌凳。初小四年读了两年半,三角钱一期的学费都没钱交,期终还奖励三角钱。初小毕业升高小,老师说我成绩好,免考保送上学。高小的校址在道林陈家湾,离家十里,解放前就有名气,称“麟峰完小”。张绍棠老师也随调麟峰完小任教,恰巧又是我的班主任老师,很有师生缘分。我写的每篇作文,他都用红笔打点点、再划圈圈,特别偏爱。全校有五百多师生,常拿我的作文到高年级课堂作示范讲解,老师教学听课,后排坐几个老师,学生不知道做什么,都显得紧张,张老师叫我站起来解析作文,我满面通红低头不敢讲话,生性内向。

    时间飞快,两年高小毕业了,面对升学考试选择,摇摆不定:花明楼四中是名校,录取分数高,担心自己考不上,和同学商议,打算报考录取分数低的双凫铺五中。张绍棠老师知道后,坚决反对,劝我报考花明楼四中。他分析说:四中有四个考区,本校就是考区之一,环境熟悉,距离近,虽然录取分数高,但招收名额多,你的成绩优秀,一定能考取!其二,双凫铺五中路隔一百五十里,虽然录取分数低,但招收名额少、人生地不熟,舍近求远,疲劳奔忙,弄不好前功尽弃…。后听从张老师的意见,顺利考取了花明楼四中。

    天有不测风云,1957年反右风暴袭卷农村,父母惨遭陷害,我也牵连其中,读书成了梦幻泡影,父母也无力供我上学。当年麟峰完小升初中部,成尚光老师得悉我的情况后,通知我去上学,免费供我读书。我去的第一天正逢数学段考,开学已一个多月了,班次分配在我原班教室,我呆坐在教室里,思绪翻腾…下课后找到成尚光老师,我说赶不上班,不想读了,成老师耐心安慰我慢慢来,并答应单独为我补习功课,叫我下午帮他出一期黑板报,这点事我倒不畏难,过去都是我担当,“能写会画”自己说出来有点亏心,我将尽最大努力认真完成,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出黑板报了。无言的告别,默默地独自离开了母校,回头一瞥,泪眼朦胧,消失在一抹晚霞的余晖里…。〔不再续写〕江海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