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儿的心语

文字,让我的爱有了方向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学生习作14——重阳宴 (陈萱)  

2013-05-04 00:44:58|  分类: 学生习作展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学生习作13——夏末·秋初2(小说) - 草儿的心语 - 草儿的心语学生习作13——夏末·秋初2(小说) - 草儿的心语 - 草儿的心语

            学生习作14——重阳宴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根据课文《晋灵公不君》改编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湖南长沙同升湖实验学校高二理二班

学生习作13——夏末·秋初2(小说) - 草儿的心语 - 草儿的心语学生习作13——夏末·秋初2(小说) - 草儿的心语 - 草儿的心语

近年天灾肆虐,万亩方田连年颗粒无收,人民苦不堪言,而朝廷对此却不闻不问,宛如并无此事一般,众臣子苦苦纳谏,君方才下令开仓济民。然而,君却下令征收重税……

——楔子。

学生习作13——夏末·秋初2(小说) - 草儿的心语 - 草儿的心语学生习作13——夏末·秋初2(小说) - 草儿的心语 - 草儿的心语

(一)

连日的阴雨令令齐鲁大地充斥着泥土的芳香,轻浮的白纱披在不远处的青山上,昔日村庄的喧闹早已不在,取而代之的是山岚中依稀可闻的麻雀的歌声,带着幽幽的凄凉。午后,一缕细小的阳光有力地击穿厚实的云层,投射到满是泥泞的小径上。


林子里麻雀的被沉重的马蹄声惊起,村头桑树下瘫坐着的壮汉微微睁开眼睛,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。

不一会,一匹硕壮的骏马在村头停了下来,阳光的直射让壮汉的眼睛无法识别来着的相貌。

“兄弟,为何独坐于此?”马背上坐着一位身穿浅蓝官府的公子,他见到壮汉立马从马上下来。伴随着雪白的玉笏和蓝田玉佩撞击的声音,壮汉眼前出现一张俊秀的脸,壮汉想起身行跪拜礼,但是被这位公子制止了:“不必多礼。”

“官爷不知……”说着说着,壮汉疲惫的眼神中透露出无奈的神情。“这村里一旬前都逃到邻国去了,只有我与卧病的老母相依在此……

公子打断了壮汉的话:“我知道了。”他从马背的袋子里取出全部的银两和食物,交给了这位壮汉,微微笑了笑,便反身骑上马去。

“可是……小民……”话未完,公子已快马离去。一滴透白的眼珠,从壮汉下颚坠落,打在泥泞的小径上,激起一片水花。

此时,阳光灿烂。

学生习作13——夏末·秋初2(小说) - 草儿的心语 - 草儿的心语学生习作13——夏末·秋初2(小说) - 草儿的心语 - 草儿的心语

(二)

一年后,正值重阳佳节前,齐鲁大地在天灾的洗礼后重新焕发着盎然生机。都城内繁花似锦,就如一块世外桃源,四号没有战火硝烟的气息。

“季兄,今年重阳宴,晋王力邀我赴宴,恐怕凶多吉少啊!”

这天,桃园周围安静的出奇,赵盾正与士会博弈于树下。士会落下一子说:“我看最近晋王有意要回避你,想必定有阴谋从中作梗。”

赵盾皱了皱眉头,食指和中指夹着白色的棋子在空中微微颤抖,突然他将手撤回:“不行,这样不对,不能这样……”士会看着他很是诧异,但也没多说什么。

渐黄昏,城内百姓挨家挨户生起了柴火,不一会,大街小巷也只能听到“丁丁当当”的声音。圣洁的冰轮向齐鲁大地撒下一片皎洁的光芒。

“提壮士留步!”提弥明刚刚从城南一棵百年古树旁的小酒家打了两葫芦上等女儿红,出门便被找穿叫住。

提弥明回头一看,笑了:“原来是赵大夫啊!有何贵干?”赵穿因为前冲的中心不稳,差点跌倒,提弥明赶紧扶住。“呵!干嘛这么着急呢?”

找穿从袖中拿出一封印有王室标志的信件交给提弥明:“快,快去把这个交给你家主人,刻不容缓!”

“什么事,一定要以书信告之?”提弥明对此表示很疑惑。而找穿却使个劲推着他往前走:“快去快去!”提弥明无奈地对他笑了笑说:“那么,在下告辞。”说完,提弥明拎着酒葫芦快步朝家走去。

“一定要给他啊!”

“知道了!大夫请回去吧!”

不知何时,满天繁星一个接一个钻进了成片的漆黑中,漫天黑纱不断凌过天宇上那轮透亮的明月,城中的犬吠逐渐少了起来,依稀在小巷某处传来野猫刺耳的叫声。此时都城显得很宁静。

屋内,赵盾、士会、提弥明三人围着炭火而坐,赵盾一手拿着书信,一手握着酒葫芦往酒盅里倒酒,嘴中还念念有词:“果然有鬼,怪不得要避着我!”士会拿过书信仔细阅读:“……晋王将于九月九日重阳宴上取汝首级…..不得了不得了!这可如何是好!不去也不行,去了就得死……”明明是晋王想要除掉赵盾,士会却显得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。

“我看今晚就逃出城去,既然君铁了心要除掉你,还不如就趁着夜黑风高乘风而去,岂不痛哉!”说着说着,提弥明拿过酒葫芦往自己嘴里倒。“近来上面征兵,我正好结交南门新来的城门长,要不……

赵盾这时从沉默中爆发,打断了提弥明的话:“我堂堂九尺男儿!岂可做如此伤天害理不臣之事!?我看此事可以如此如此……

最后一缕月光被宽厚的乌云彻底截断,城中一片死寂,唯独王邸内还灯火通明。

突然,城西传来一阵轻健的脚步声,熟睡的婴儿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起,正在院内巡夜的提弥明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,立马回房取剑。然而就在此时,一个黑影“嗖”地一声闪过去。提弥明见势不妙,抽出短剑飞奔而出碰见一黑衣刺客正准备推开赵盾房门。

“休伤吾主!”提弥明一剑挥去,那刺客低下身,山道一边抽出一把精致的银刃匕首向前扑去,提弥明提起短剑格挡住,钢质的剑身被刺客巨大的力道顶成弧形并发出微微的摩擦声。

提弥明与刺客僵持片刻,肱二头肌开始酸痛起来,银色的利刃就快要接触到他颈部动脉的那一刹那他大喝一声,硬生生地把刺客弹开,反手一剑挥去,一套雪白的光弧从半空中划过,优雅而又无情,似乎是要将黑暗一分为二。

刺客捂着脸,几条暗红色的液体沿着手腕流出来,黑色的面纱被徐徐而来的西风掀起,露出他脸上金色的虎纹刺青。那张狰狞的面孔死死盯着手持短剑的提弥明:“哼!迟早要收了你这废物!”他收起匕首迅速翻墙而逃。

提弥明没有追出去,他看了看手中的短剑,被匕首顶着的地方出现了一道很明显被强酸腐蚀的痕迹。“鉏麑,原来你还活着啊。

学生习作13——夏末·秋初2(小说) - 草儿的心语 - 草儿的心语学生习作13——夏末·秋初2(小说) - 草儿的心语 - 草儿的心语

(三)

阴雨的肆虐,丝毫没有影响到重阳节浓厚的节日气息,边境上连年的战事又使城中百姓几家欢乐几家愁。八日夜,晋王按王室习俗,大摆重阳宴,凡事在都,无论官职大小,都需沐浴更朝服于子时前至王邸赴宴。

“正卿、太傅到!”宦官一声响彻邸院。几秒后,赵盾身着深黑朝服,头戴象征着相权的乌纱帽出现在众人面前,他神情端庄,步伐稳重,散发着无比庄严的气场,士会提弥明也穿着得体随之左右。提弥明将手中的短剑放在屋外的台子上,之后随赵盾入席而坐。

子时,天空已被乌云完全盖住,不时会有少许雨珠恩泽这片土地。

赵穿在歌姬的配乐中诵读完对先祖的祭文后,重阳宴正式开始。开始,百官对晋王赠送了节日的贺礼,当轮到赵盾时,他却拿起雪白的玉笏走到晋王前行跪拜礼,晋王皱起眉头,略显不快,大臣们见此都讥笑起来,士会也一直小声提醒赵盾不要这样做,但是赵盾却没有停下来,反而开始读起谏书。

“臣于近年,游历四海,走访布衣,凡是问及衣食住行,皆哽咽不语,涕泣涟涟……”开始,晋王还有意倾听,而后则开始与左右谈笑风生,完全无视了赵盾的存在。“……古有彦言曰:‘民以食为天’然今民食不饱而居不安,如此何以治平于世?……”这时在坐的人开始哄闹甚至走动。“……是以臣斗胆以进谏,愿大王减徭赋以利民,望大王三思而后行!”

晋王听完最后一个字,只是微微挥了下左手:“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

“诺。”赵盾起身后退三步,回到席中发现,对面坐着的赵穿已不见踪影。

屋外的雨声越来越大,不时伴随着阵阵雷声,风拍打着院内的长青树发出阵阵哀号,突如其来的薄纱装点着繁华的都城。王邸内充斥歌舞酒色,众人正互敬美酒。提弥明以敬酒为借口去周围巡查了情况,之后坐在赵盾右边测过身去:“其中肯定有诈,屋内屋外没有发现一兵一卒。”赵盾顿时感到了疑惑,他只是觉得这不符合常理。

正是此时,晋王举杯,谓赵盾曰:“爱卿,寡人敬你一盅!”说罢,一舞姬用盘子呈上一盅上等白酒。

赵盾脑子里突然意识到了晋王为何不布刀斧手于邸内——此酒有剧毒。屋内渐渐安静起来,一双双眼睛都顶着赵盾。

“大王。”不知是上天对赵盾的眷恋,还是赵盾事先安排,提弥明从席中走出来。“古人有言:‘臣待君宴,过三爵非礼也’固此,愿大王谅解。”

晋王摇了摇头,猛的将酒盅砸在案上,霎时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,只见一黑影从屏风后冒出,随后有人大喊“刺客!护驾!”,提弥明当机立断抽起席前的方桌护住赵盾,“咔嚓!”一声,一把银刃匕首将方桌劈成两截!再坐的各位还没有回过神,因为这一系列的动作发生在一刹那,然而晋王却很淡定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。

一秒后,众人开始逃窜。

两秒后,刺客开始后退。

三秒后,提弥明拿起手中被劈成两半的方桌开始反击。

时间仿佛开始变得缓慢——提弥明与刺客的反应都是无比的迅速。

刺客灵活地躲开了提弥明的反击,低下身子闪到他身边,正要下手割断“猎物”的喉咙,赵盾猛的一脚将刺客踹开,还还是在提弥明的左臂上留下一道狭长的血痕。提弥明不假思索,立即带着赵盾退到庭院中,瞬时两人的衣服全部被打湿。

刺客朝着院中冲来,凭借出彩的轻功,跳到两人面前,他紧握手中的银刃匕首,向前挥去“铛!”的一声,被提弥明用短剑劈开:“鉏麑!你这个杀人狂,为何要迫害我主人!”

“哼!废物,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!”鉏麑突然跳开,侧身向提弥明挥去,匕首在半空中带出一条鲜红色的弧形,雨水瞬间冲刷掉匕首上残余的红色。提弥明倒在大理石地砖上,血液立马扩散开来。

当鉏麑反头的时候,赵穿正将赵盾扶上白马,他立马冲过去想要完成自己的使命。

“主人!快走!”提弥明正拼命爬起来拿着短剑冲向鉏麑。鉏麑停下来双手握住匕首反身挥去“给我去死!!!”,提弥明想要用剑身挡住,可是这一次,短剑的剑身从被腐蚀的地方断开来,他的身躯从银刃上穿过,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。

倾盆大雨仿佛要吞噬整座都城,白色的雾气弥漫在大街小巷。赵穿在赵盾离开后走到鉏麑身边,小声说道:“去南门。”之后消失在雨帘后。

赵盾只身一人骑着白马驰骋在城中的大道上,雾气使他的视线变得无比狭小,几次误撞进死胡同。视野变得越来越小,雨水正视图浇灭他心中最后一粒希望的星火,危机的阴风一股接一股朝他扑来。

“卡!”一条曲折的光芒将黑夜硬生生地撕裂,大道旁一棵百年古树根部被拦腰斩断,正要将骑马飞奔的赵盾截住。“这可是去往南门的要道啊!老天!你真的要我命丧于此么!!”他朝天大吼。上天也许真的不愿意赵盾离开五彩缤纷的人间,那匹白马竟跃过了直径四米的树干!这树干后便是久违的都城南门。

城门长见有人来到,走出哨卡:“来着何人!”

“正卿赵盾事业,我奉大王之命出城,速速打开城门!”

“赵大夫有令,无信物者皆不可放行……”城门长走上前去用火把照清来着的相貌,当他看到熟悉的玉笏和蓝田玉佩时,他愣住了。“……恩人!受在下一拜!”

赵盾有些迟疑,但是情况也容不得他再逗留半会。“你是?”

“翳桑之饿人灵辄也!见过恩人!”灵辄的眼眶已经湿润了,他也不多说什么,转身向城门卫大喊:“速开城门!”

雨声和城门打开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奏成一曲绝世的《希望交响乐》响彻大街小巷,鉏麑听到后停止了追逐。

“哈哈哈哈哈!还是失败了啊……”他朝天自嘲。“鉏麑,你已经没有机会了。”说罢,他闭上眼睛,将匕首推进了自己的胸腔

城门缓缓关上,灵辄望着赵盾离开的方向,说出了一句一年来闷在心里的话。

“恩人,一路平安!”

学生习作13——夏末·秋初2(小说) - 草儿的心语 - 草儿的心语学生习作13——夏末·秋初2(小说) - 草儿的心语 - 草儿的心语

 

(四)

太阳慢慢从地平线爬上来,水雾已经退散了许久,山岚中麻雀开始早起觅食,远处的景色就如同一幅山水画,优雅,宁静。

泥泞的山路上传来缓慢无力的马蹄声,林间的麻雀依然安详地鸣叫,似乎没有察觉到赵盾的存在。

整夜的逃亡,令赵盾狼狈不堪,为了减轻重量,他不得不将湿透的朝服拧干,大风刮走了他头上的乌纱帽,散落的长发凌乱的披在肩上。不久,他终于看到了一座小村庄。

也许是因为时间太早,村内的人还没有出来活动。赵盾在村头的桑树旁坐下。

“终于……结束了。”

他缓缓闭上眼,靠在树干上进入梦乡。

也许,他没有发现,在身旁泥泞的水洼中正有一棵美里的鲜花正在对他微笑。


学生习作13——夏末·秋初2(小说) - 草儿的心语 - 草儿的心语学生习作13——夏末·秋初2(小说) - 草儿的心语 - 草儿的心语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