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儿的心语

文字,让我的爱有了方向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凉水籽藤(原创)  

2013-09-03 02:18:16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凉水籽藤(原创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草儿的心语
凉水籽藤(原创) - 草儿的心语 - 草儿的心语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1  
    抬头,那棵高耸入云的老树,从上到下,早被密密麻麻的藤条,缠绕得密不透风,千万藤条如瀑倾斜而下,在细雨里随秋风轻摇微摆。枝枝蔓蔓间,墨绿的叶儿一律向上微舒,似振翅欲飞。稀稀落落的挂着几个锥形的青果儿……凉水籽藤!尽管一直不知道它的学名,很多暖暖的记忆,顿时爬上心来。

   采摘下那些青果,割裂成四瓣,反转,就露出里面细细密密的凉水籽儿。无论是晒在墙头,还是団萁里,那齐整的菱形条儿,半弧形拱着,顶一背毛茸茸的籽儿,那模样煞是好看。惹得馋嘴的孩童,不时会伸出手去抚抚、摸摸、掰掰。自然也会惹来大人们一连串高分贝的臭骂……孩子们则偷笑着将黏在手指头上的那几颗籽粒儿塞进嘴里,用牙齿细细咬着,似乎想探究出糖醋凉水清凉的原因来。可当那一阵又一阵的苦涩,从齿间舌尖往整个口腔蔓延开时,他们就不迭地吐开了。“呸!呸!呸!”夸张的痛苦表情、高分贝的吐呸声,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极度失望。从此,也就失去了再去抚弄那些还在晒着的凉水籽条的兴趣。而是忙于和小伙伴投入下一轮捉迷藏、抓特务、打枪战游戏的快乐里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凉水籽晒干后,那就是孩子们过嘴瘾的时刻了!奶奶、大妈、大婶们就会大声吆喝着自家儿子或老公,去附近那眼老井,挑一担最清冽、最甘甜的井水回家来。男人们放下水桶,围坐在一块,一边抽烟,一边闲聊,一边半嗔怪唠叨:“这有什么好吃的哦?值得你们这么高兴?”那话语的尾音里,满是自豪。

    那些细细的籽粒儿连同半弧形的瓣儿,会被装进白纱布袋里,奶奶会细心地将手洗得干干净净,之后,拿起那个装有凉水籽的布袋,浸入那桶进水里,双手上下搓揉起来,一股近似浅红,略偏褐黄的浆水,黏黏稠稠的,就会从袋子里流出。清冽的井水也变得浑浊起来……

   搓揉的时间越长,那黏液也就越淡、越薄……等到搓揉得差不多了,家里的老奶奶就会顺时钟方向搅动几圈,那一大桶井水就会被盖上白纱布,在房子最阴凉处静置起来!这时,即使最调皮的顽童,也会按捺下重重的好奇心,不敢贸然解开纱布去探个究竟。不是他们没有这个胆儿,而是害怕真的应了老奶奶最后那句叮咛——“你们要是乱动了,凉水就做不成了,你们也就吃不上凉水了……”

    “走,玩去啰!”孩子们的心,永远是最简单的,也是最快乐的。一声吆喝后,一群身影就散落在在村头、田里、菜地,或快或慢地移动起来,那些欢呼声,在大人耳朵里,就如游子眼里故乡村头袅袅的炊烟一样暖心……老奶奶也裂开缺了几颗门牙的嘴笑了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3 
     两三个小时后,当老奶奶解开纱布,紧围在一旁的孩子们竟忍不出尖叫起来“哇!”因为,原来那那桶浑浊的井水,竟又恢复了清亮!老奶奶用勺子一舀,那白白的、透明的、凝固的、颤巍巍的凉水,就被盛进了碗里,淋上自家米酒酿成的醋,再舀两勺白糖红糖的,用瓷调羹搅拌捣碎,孩子们一个低头,嗤嗤哧哧声起声落间,一大碗凉水就进了肚里。“还要!”半撒娇半撒赖里,将空碗儿举得高高……一直要喝到肚儿圆滚滚才停嘴。讲究一点的人家,或是不喜欢米酒醋那股酒香,他们就会将自家晒好的杨梅干拿出来,抓上一大把,放进锅里熬水,当醋使,那味儿更是别有一番风味!

   自然, 第二天,一定会有某位在甜睡里“画地图”的孩子,会被伙伴们笑上很长一段时间,大人们也会加入这行列。“冬瓜儿,听说你又画世界地图了?你也太厉害了……”自然,这大人的后背上,也会被一把土疙瘩砸中……“小兔崽子!”“嘻嘻嘻……”村里也多了些快乐的味道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4
     很多年后,尽管我们习惯了西装革履出入各种高档餐厅茶座,也学会了用极优雅的姿势品酒、喝茶、听着古筝曲欣赏茶道表演。可回到故乡,无论你怎样压抑自己,最终你会在街头巷尾的凉水摊边坐下来,一点也不顾忌那些稍微涮漂的碗调羹是否卫生,这样坐在街边是不是太没有风度,遇着熟人有多尴尬……和这多年时不时泛起的对家乡凉水的思念相比,这些都不再是问题。

   坐下,就如馋嘴的孩童一样,定睛看着大妈舀起那一勺清凉,抖动着醋瓶加入米醋,放上红糖,甚至还会极没风度地哀求“再添一点” ……双手捧过碗,搅动几下,就大口大口地喝起凉水来!一碗、两碗、甚至三碗……当那一勺凉凉的、清透的、酸甜酸甜的凉水滑入喉间,落入心间,“嗬——”!仰头一声满足的呼气,一颗游子心,竟似得到了最好的慰藉……再回到工作的地方,遇着老乡聚会,依然一次一次拿这次喝凉水的事儿当话题,讪笑里,和老乡们一起品咂家乡的味道……

    那种感觉,你有过吗? 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2)| 评论(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